当前位置: 首页>>文章荟萃>>正文
忘不了的一件小事
2017-07-05 09:02  

2017630   赵振峰

人到暮年,记忆力逐渐差了。奇怪的是,近期记忆越来越差,远期的事情却回忆得愈发清晰。

那是2006年的暑期,我自费去欧洲旅游。短短的十多天,大大小小竟然走了十几个国家。现在回想起来,印像都不深刻了,只记得爬过铁塔,看过斜塔,进了教堂,出了礼堂,看城市的繁华,感受森林的寂静,公园、海滩、雪山、牧场,所有一切都朦朦胧胧,记不真切,大多都叫不起名字了。行程中也和国内旅游一样,上车睡觉,下车尿尿,景点拍照,倒好像没有进过庙宇和赌场。记忆里吃住情况大抵和国内旅游一样,吃饭和打仗一样。只记得在法国时导游让游客自己出去玩儿一下午,退一餐饭钱。我在一个广东老板开的面馆点了一碗牛肉面,花了14.2欧元,合人民币142元还没吃饱。还记得在德国还是瑞士记不清了,花22欧元买了一把多功能钳子,现在用来还不错。其它一切现在都淡忘了……不过,唯有一件事,现在回忆起来还是很清晰,我想此生此世是不会忘却了。

那是在荷兰,对,就是荷兰。我们的大巴车就停在如同轿车大小的一只木鞋旁边。我们参观了许多大风车,还有各式各样的木鞋。盛夏的正午,烈日当头,阳光炙烤着大地,天上没有一片云彩,空气中没有一丝凉风。游客们一个个都晒得蔫头搭脑的,参观的兴致减了许多。我走马观花,草草地转了一圈景点,就想回到车上去。我知道车上的空调始终开着,坐在舒适的座椅上,吹着凉风,听着音乐,一定舒坦。当我急急火火地来到车跟前时,眼前的景象让我怔住了。一位比我还返回更早的同行女士被一位金发碧眼的外国女士拦在车门口。

那位金发碧眼的外国女士手里拿着一条丝巾,是一条白颜色的上面有着淡淡图案的丝绸质的小方巾。她挡在车门前,手里比划着,嘴里叽哩咕噜地说着我一句也听不懂的鸟语。还好,我终于听出一句“china”,我暗自揣摸是说“中国”还是“陶瓷”?丝巾和陶瓷不沾边,一定是说中国。对,中国是丝绸之国嘛!她一定是和中国旅游景点里的小贩一样,在推销手中的丝巾。

炎热的天气,疲惫的身体,让人的心情变得烦燥。本来我就鄙视那些景点里死缠烂磨、强拉强卖的无德商贩。平时我遇到这样的挡道历来是躲着走的,可是,今天她挡在我要上车的门前。还好,她放过了前边的女士。我低沉着脸冲着她连连摆手,“不买,不买”,踏着坚定的步伐从她面前昂首走过。也许因为男士不喜欢丝巾之类的东西,她冲我笑了笑,没有缠我。

我上了大巴车,车子里边就是凉爽。我在车门口靠着车窗找了个座位坐了下来。疲惫的身子坐在舒适的靠椅上,吹着空调送来的冷风,听着车内轻轻的音乐,我的心情慢慢地好起来。车外依然是火炉一般热,那女人头上流着汗水。我看着窗外的老外在不厌其烦地给每个返回的特别是女士游客堆着笑脸摇丝巾时,心里暗自好笑。动动脑子吧,她们都是来自丝绸大国的游客啊!看来哪个国家景点都有不辞辛苦缠人的商贩。

游客在陆续返回。我还有时间透过车窗端详那位站在烈日下的外国女人。

她估摸着有四十出头。容貌还可以,只是鼻梁高,眼珠有些蓝。衣着倒也简单,体态适中,脖子上还挂了一个在阳光下一闪一闪的饰品,头上顶着一个小遮阳帽,因为穿着高跟鞋,个头显得十分高挑,手中只拿一方丝巾,并不见挎着再装丝巾的包。

游客一个接一个地返回来了。那女人也愈加忙碌。每每过来女士她都要拦住招呼,始终晃动着手中的丝巾吸引大家。嘴里还不断喃喃自语,显得十分失望。

返回的游客似乎都听不懂她的话,拦住后一个个面露愠色,和我一样摇着手,火急火燎地登上大巴车。看着在烈日下近半个小时连一条丝巾也没推销出去的女人,我心生怜悯,感叹做生意人的不易,也为她遭遇如此冷漠感慨。突然,一丝诡异的想法在我头脑中掠过,她为何不拿备货,莫不是她窃得哪位游客的丝巾又来变钱?我又庆幸大家谁也没有上当……

游客大都上车了,导游终于回来了。

导游是一位25岁的文静小伙子。我之前曾和他攀谈过多次。他是台湾人,当导游已经6年了。别看他年轻,他可是见多识广、知识渊博的现代青年。一路上的谈吐举止、待人接物早已征服了我。他对每个景点的介绍滚瓜烂熟、引人入胜,对沿途各国的人文地理、风土人情、历史演变、政要党系讲得是妙语连珠,有血有肉。对世界各国的了解也是信手拈来,分析独到。小伙子态度和蔼,谦恭不卑,整个团队的游客对他是赞不绝口,钦佩有加。我曾问过他,可曾到过北京?他淡淡一笑,说他已经去过两次了。他说他每年只当半年导游,挣到钱后用半年的时间旅游。他几乎走过半个世界了。他的家庭很富裕,他还没成家,也不攒钱,他要游遍全世界,他还说要来延安旅游呢。

外国女人拦住导游攀谈了几句,导游拿着丝巾上了大巴车。“各位游客,车下这位女士捡到了一块丝巾,她认为这么漂亮的丝巾一定是中国人的,她希望物归原主,如果没有人认领,她将交给失物招领处”。

车内一片寂静,大家面面相觑,好像被什么给震住了。此时,导游带头鼓起掌来。随后,车内一片掌声……

一会儿,我看到一辆高级轿车开走了,司机就是刚才那位高鼻梁、蓝眼睛的女士。

我忽然感到羞愧,为我以己度人的小人之心羞愧……

 

关闭窗口